美容频道

你得了艾滋病吗

2006年6月,一张艾滋病检测报告改变了西安市民冯战强的生活;去年12月,一场意外车祸的发生,无意间却为他洗脱了“不白之冤”。

两份结论相反的报告均出自陕西省疾病, 预防控制中心,工作人员表示误诊可能是因采集过程中血样被污染。

2006年的一张艾滋病检验报告,使冯战强成了一名艾滋病感染者,两年半后,他又被确诊为HIV阴性,而两份结论相反的报告,都是陕西省疾控中心出具的。

感染“艾滋”他每天躺床上想会咋死

昨日上午,33岁的冯战强站在陕西省疾控中心大门外,黑瘦的他腿部略有残疾。
他说,自己住在莲湖区土门街道办中堡子村,曾因吸毒、盗窃被劳教。
2006年夏天,有疾控中心的人到劳教所抽血化验,过了几天又有人来点名给他抽血。
不久从劳教所回家后,疾控中心的人到家里通知说他是艾滋病感染者。

冯战强说,这个消息震惊了全家,丈母娘跪在他面前恳求把女儿带走;慢慢地村里不少人也知道了,大家见了他像躲瘟疫一样唯恐避之不及。

没有收入,媳妇走了,手头一点钱也都抽完了,还是人见人怕的艾滋病感染者……这两年多,冯战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混过来的,“每天躺在床上,也没个人说话,我就想得了艾滋病会咋死……”尽管整天生活在恐惧中,但他身体上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。

意外车祸 检测血样“艾滋病”没了影

去年8月,冯战强在一场车祸中右小腿被撞断。
到了高新医院动手术时,他说自己有艾滋病,把医生吓住了。
后来医院进行了检测,说他没有艾滋病。

车祸后,他右腿有些跛,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,又到唐都医院进行了HIV(人类免疫缺陷病毒)检测,结果还是阴性。
他将情况向莲湖区疾控中心进行了反映,随后该中心将血样送到省疾控中心检测,结果仍为阴性。

疾控部门 可能是采集过程中血样被污染

作为陕西省最高一级的艾滋病诊断机构,针对同一个人,出具了两份相反的诊断报告,两年前确诊为感染者,两年后却已不是,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?

昨日,省疾控中心主任王敬军表示,国内曾经出现过这类事情,造成艾滋病感染者由阳转阴有4种可能:重名重姓,血样搞错;采集过程中血样被污染;实验室误差,包括试剂误差;属于国际上有报道的艾滋病“精英”,先确诊阳性而后转阴。
他分析说,冯战强的问题第二种原因可能性大一些,可能是采集过程中血样被污染。

王敬军表示,任何检测都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准确,现在证明冯战强没有艾滋病,对他是一件大好事。
谈到索赔,他称只能走司法渠道来评判。

对此,西安市疾控中心人员介绍,2006年6月6日的检测血样是雁塔区疾控中心配合西安市劳教所采集的,经市疾控初筛为阳性后,送到省上进行确认。
6月12日,省疾控中心人员又到劳教所采集了一份血样。

今年1月 他的名字从艾滋病专报网取消

据了解,从2006年6月开始,冯战强的名字就进入了艾滋病专报网,成为我省艾滋病感染者中的一员,今年1月,按照上级通知,他的名字被取消。

由此看来,冯战强是被“冤枉”了,但究竟是什么原因、哪个环节造成了这种误诊,他希望有一个明确、公正的说法。
“我们村里,亲戚同学朋友,都因为这个‘艾滋病’而没人搭理我,媳妇也没了,不管是哪个环节,反正是疾控部门出错了,他们是否应该公开致歉还我清白,让我能过上正常的生活?”冯战强一直有这样的希冀。

艾滋病感染者是否有自愈的可能?一位资深疾控人员介绍,在网上看见过国外有这种说法,但现实中我省乃至我国都没有这样的例子出现过。

Related posts:

Bitnam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