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健康

恐艾症 男性占九成 严重者或可自杀

“恐艾”,即艾滋病恐惧症,又称获得性免疫功能缺陷综合恐惧症,是对艾滋病的强烈恐惧,表现为焦虑、抑郁、强迫等多种心理症状和行为异常。
每年都有50到100位重度“恐友”选择自杀,目前在成都,有超过5万的恐艾患者,每150个人里就有1人具有恐艾倾向。

会诊“恐艾症”

成立于2010年初的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,是一个倡导消除艾滋病歧视宣传、性病艾滋病恐惧症预防干预和艾滋病患者心理援助为主的社会组织。
而他们最近又进行了第三次搬迁,中心心理咨询师张珂告诉

患者症状:恐艾人群的基本症状是强迫、焦虑和抑郁

“恐艾”,即艾滋病恐惧症,又称获得性免疫功能缺陷综合恐惧症,是对艾滋病的强烈恐惧,表现为焦虑、抑郁、强迫等多种心理症状和行为异常。
张珂接触到的部分患者疯狂的表现令他不寒而栗,“前不久,有一位山东的患者联系到我给她开导,我们聊了很久。
快要挂电话时,她跟我坦白称自己其实买了麻绳在身边,心想如果交流之后心里还是不舒畅,就选择自杀。
”令张珂心有余悸的是,每年都有50到100位重度“恐友”选择自杀,目前在成都,有超过5万名恐艾患者,每150个人里就有1人具有恐艾倾向,而这都是保守估计的数目。

“举例来说,危险性行为6周之后便可进行艾滋病检测,如果当时检测结果显示没有问题之后,当事人还是怀疑,选择再次检测。
这样的人群恐怕就是俗称的‘恐友’,他们一般称‘恐了1月’、‘恐了3月’、‘恐了1年’……恐艾人群的基本症状是强迫、焦虑和抑郁,归根结底,疑病是这些症状的总括。
”在张珂所见到的患者中,精神压抑、沉默寡言、恐惧焦虑、不能自我解脱的属于重度患者,他们每每谈及所患症状则痛不欲生,感觉死亡就在眼前,世界到了尽头。
还有患者产生了严重的负罪心理,并动员家属做有关性病检查。

患症原因:一种由怀疑情绪引发的心理疾病

张珂介绍,恐艾人群中,有的可能有过近距离接触HIV的机会,如嫖娼、吸毒注射等;有的人则是无端担心公共场所用的电话、炊食具、住宿旅店的毛巾、被褥会导致HIV的传播;也有一些人由于在网络如论坛、QQ群、微信群中,每天反复讨论着一些并没有必要讨论的问题,诸如艾滋病初期症状,艾滋病窗口期,甚至未知病毒的问题,这些怀疑情绪最终将“恐惧传染和症状放大”,张珂很担心:“12月1日就是国际防艾日,互联网上势必有更多艾滋病相关的信息出现,对于一些有恐艾倾向的人来说,很可能会诱导他们变成恐艾患者。

患者结构:男性占九成,20岁左右大学生占接近一半

“在成都,从男女性别来看,男性恐友占了9成,原因主要是因为发生了婚前婚后的高危性行为才怀疑患病;女性居少,主要是因为美容如整容时,怀疑医疗器材不卫生才产生了怀疑情绪。
从年龄层次来看,20岁左右大学生占了40%~50%,学生在这方面还比较无知;40~50岁更年期人士紧随其后,该阶段男女对性需求不够满意是主因;然后就是老婆怀孕期间丈夫的出轨行为,怀疑与自责共同导致了恐艾情绪。
从人群分布上看,高校学生是重灾区,然后是从商的工作人士。
”对于张珂来说,心理上的疾病,治疗起来并不比身体上的治疗来得简单,“两、三个月之内人比较好治疗,而时间再长一点就有点头疼。

药方

“要想脱恐,远离网络是必然”

“要想脱恐,远离网络是必然。
”张珂告诉

“通过网络的步步诱导,非恐艾人群慢慢变得疑神疑鬼,情绪变得失控。
在我们通过网络去汲取我们需要获得的知识时,同时我们也会因为一些刻意的言论而中毒,特别是有辩证的医学方向。
”何为“辩证的医学方向”?张珂给

相关新闻

志愿者雷刚:

让“脱轨”生命重返轨道的引导人

雷刚是爱白成都中心的联合发起人之一。
中心成立于2006年,如今已有注册志愿者300余人,帮扶的艾滋病感染者超过3万。
雷刚和其他志愿者们一直致力于帮助HIV患者群体解决就医困难、消除歧视等问题。
引导这些“脱轨”的生命,重返“正常生活轨道”。

据雷刚回忆,2013年某天,雷刚的QQ上收到了一条来自于名叫白平(化名)的41岁男子的留言,他称自己腋下长出了肿瘤并感染了HIV病毒,辗转了多家医院,却始终没有一家医院能为其提供肿瘤治疗。
很快,在爱白志愿者们的帮助下,四川省人民医院江华医生对白平进行了会诊,并将其转到了省医院。

然而,由于发现和治疗时间太晚, 2014年的冬天,白平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他的离开,让雷刚更加意识到,艾滋病知识普及的重要性。
雷刚和爱白中心的志愿者们,通过每周举办的防艾抗艾沙龙、与高校联动的艾滋病防治知识讲座、建立网站等各种方式,目前已经覆盖艾滋病感染者群体超过3万,遍及全国各地。

目前,雷刚的工作重点主要集中在手机软件“A健康”的推广上。
软件有一个“小组”功能,根据疾病发展的不同阶段,分为不同小组,小组成员可得到来自病友和志愿者的针对性帮扶。
“未来的路,仍然任重道远,但我会继续。
”雷刚说。

小贴士

1、危险的绝症?艾滋病已逐渐变成可控的慢性病

感染了艾滋病,就意味着很快就会痛苦地离世?实际上,近年来,艾滋病的治疗取得了许多突破,在正规的、不滥用药物的抗病毒药物联合干预下,艾滋病已经逐渐变成一种可管理的慢性疾病,这一点和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其他终身慢性疾病类似。
“良好的药物控制下,感染者的生存期可以达到40年以上。
”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、成都市第十人民医院普通外科暨肿瘤外科副主任医师魏国介绍说。

“接诊患者,我们首先要用2、3周时间控制感染症状,然后尽快地采用高效的抗HIV病毒治疗,免疫功能重建,需要1-3年。
”传染科主治医师尹科说。

2、日常接触艾滋病人需要戴口罩保护自己?其实是在保护艾滋病人

“我们医护人员进病房都要求带上口罩,不是怕患者传染我们,而是要保护他们不被病毒传染。
”尹科说,正是因为免疫系统崩溃,艾滋病患者受到的感染威胁更大。
“例如隐球菌会导致剧烈头痛、呕吐、肺部感染甚至败血症,免疫功能正常的人群感染概率很低,但对于艾滋病患者却是致命的。

3、蚊虫叮咬不会传染艾滋病?艾滋病毒在蚊子体内不能存活

“我们工友都住一个工棚,要是蚊子咬了有艾滋病的人,再咬我们会不会传染?”30日,在“世界艾滋病日”宣传活动中,有农民工提出了这样的疑惑。
实际上,也是许多患者家属最担心的问题。

“艾滋病毒在蚊子体内是不能存活的。
”尹科说,艾滋病病毒的传染途径只有血液、母婴和性行为传播三种方式。

Related posts:

Bitnami